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外國 免費 a 片,新手必看

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,老谢强忍者内心的想法站起身。

  就在老谢往外走的时候,王小微对他改变了想法,觉得眼前的老男人也没那么讨厌,内心充满了感恩!“咳咳,那个,小微啊,你快起来回去吧!”老谢摸了摸鼻子,有些尴尬。

  他本来就是家传的中医,平时就没少调理身体,虽然年龄大点,但身体还是很不错的!“额,今天的事谢谢叔了!”王小薇连忙转过了头,不过眼神的余光却一直忍不住看了一下老谢,莫名觉得心里一阵空虚。

  王小薇被自己心底的想法吓了一跳,这可是个快五十的糟老头子啊!而且还是自己的长辈,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老谢看到王小薇的眼神,心里明了,但是现在还不能表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现得太积极了,免得给王小薇留下坏印象。

  所以老谢很正直的转过身,朝着门口走了过去:“那行,你先穿裤子吧,我到外面等你!”“喔,好!”王小微呆呆的点了点头,她没想到老谢竟然走得这么干脆,自从她到这个村子里以后,哪个男人不对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,而这个老谢明明有亲近自己的机会,竟然自己放弃了?那一瞬间,老谢的形象在王小薇的脑子脑海当中变得高大了起来。

  “谢叔!你等一下!”老谢刚走到门口,王小微却忽然开口,叫住了他。

  “嗯?怎么了小微?”老谢下意识的回过头,问了一句。

  “谢叔,我最近老觉得胸口闷得慌,我今天来都来了,你就帮我一起看看吧?”说完以后,王小微就低下了头,有些后悔,自己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说出这么羞人的话?自己还没穿裤子呢!“行啊,胸闷的话,我得听听心跳才行,你可能得把衣服撩起来,毕竟你谢叔我就是个赤脚郎中,听诊器啥的我也没有,只有用耳朵听了!”老谢心里有些欣喜,但他也不确定王小微到底是真的胸口闷还是在主动勾引他。

  “没事,谢叔,您是医生,我相信您,再说了,我都被您看光了,还有大不了的?”王小微低着头,不敢跟老谢对视。

  “呵呵,那行,那小慧你先把衣服撩起来吧,我先听听心跳!”老谢尴尬的点了点头,挨着王小微,坐到了床上。

  王小微咬了咬牙齿,轻轻的把上衣撩了上来,那光滑洁白的柔软就彻底展现在了老谢面前。

  “咕咚!”老谢狠狠的咽了咽口水,刚刚才勉强熄灭的欲火一瞬间又开始燃烧了起来。

  只是,让老谢觉得诧异的是,王小微的胸膛前面,竟然有好几处伤口!上面有牙痕,甚至还有烟头的烫伤!“小微,你这是…”老谢突然觉得一阵心疼,下意识的伸出手,往王小微的胸前摸去。

  “这没什么,谢叔。

  ”王小微摇了摇头,脸色出现了一抹痛楚。

  老谢有些迟疑,即使从那些牙印和烫伤,他就能猜到王小微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老谢才明白了,为什么王小微一个城里姑娘,竟然舍弃了城里的生活,回到乡下来过苦日子。

  恐怕生不出孩子来是假,胸前这些伤痕才是真正的原因吧!“小微,你放心,以后有谢叔在,那个畜生要是再敢这么折磨你,你谢叔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,也帮你弄死他!”老谢这话说的是发自肺腑的声音,活了大半辈子了,什么风浪他没见过?那些牙印也就算了,男人嘛,亢奋的时候难免会出格,可是那些烟头的烫伤,老谢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!“谢谢你了,谢叔。

  ”听到老谢的真情流露,还有那坚定的神色,王小微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被触动了。

  老谢虽然老,但是却是个真正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!主动抱住了老谢的脑袋,轻轻把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老谢身子偏了过去,耳朵贴在了王小微的胸膛上,轻轻的听到了王小微的心跳声。

  王小微的心跳很快,似乎很紧张,可是心率很平稳,应该不存在什么胸闷的情况。

  “小微,你这不是病,你只是长期压抑太久了,都快要抑郁症了,所以才觉得胸闷,谢叔是大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。

  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,你放心吧,只要你在这里一天,谢叔就保护你一天。

  ”“谢叔,谢谢你,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!”那一瞬间,王小微紧紧的抱住了老谢的脑袋,将老谢的头深深的埋进了自己胸前的柔软。

  老谢没有再说话,轻轻的听着王小微的心跳声,闻着王小微身上那少女特有的体香,老谢情不自禁的抱住了王小微,轻轻在她的胸前的伤口处轻轻的亲吻起来。

  

 他家门开着,门槛还站着个人,正四处张望。

  三斤仔细一看,是晓东媳妇!“这女人,大晚上的站门口干嘛?蚊子这么多,难道大姨妈几个月还没来,嫌血多了,找点蚊子放放血?”  离的近了,晓东媳妇也看到了陈三斤,扭头向屋里看了看,似乎是在看晓东有没有发现他,冲着陈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户,然后进屋关门。

  这下陈三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感情这女人对这事还真带劲了,站门口等着自己来看她被他男人睡……  陈三斤稍微转了会,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,就迫不及待的奔着晓东家屋后走去。

  脚步很轻,心跳很快,只能听到虫叫声和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刺激!竟然让自己遇到了这种事,有人的媳妇邀请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!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!屋里晓东媳妇正和晓东搂抱在一起,晓东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着,很快就扯开了她的衣襟,那高耸的柔软顿时跳了出来!趴在窗下偷偷看着这一切的陈三斤,猛地瞪大了双眼,只感觉小腹冒起了一团火。

  那高耸的柔软,在晓东那双大手下,不断变幻着各种令人遐想的形状。

  正当陈三斤无比眼热的时候,晓东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裤头,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,将她按在床边,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,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……  “媳妇,不行啊!!咋就硬不起来了呢?”可正当陈三斤看得正带劲的时候,晓东突然耷拉着个脑袋说了声。

    “胡说,咋就硬不起来,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铁棒似的的嘛!我来看看!”  陈三斤挺替晓东悲哀的,这做男人做到这份上,够失败的。

  此时的陈三斤很想助人为乐一番,但晓东不会同意。

    晓东夫妇两折腾研究了半天也没啥进展。

  陈三斤感觉很无聊,本还以为能爽一把,看来是没戏了,正准备抬脚走人呢。

  屋里传来晓东媳妇的声音。

    “晓东,你等一下!”然后就听见脚步声。

    “来,晓东,把这套上!”晓东媳妇的声音。

    “这……你这干啥呢?拿套-套干嘛啊?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用的着这嘛?拿就拿呗,还拿个用过的!”  “啥用过的,是我刚刚给扯开的。

  你带上,试试看行不!”  在晓东媳妇的强烈要求下,晓东还是带上了那个疑似用过的套-套。

    “我说媳妇,你这啥牌子的?咋戴上去感觉火辣辣的?嗨……你别说,我这二弟还真起来了!”晓东显得很是兴奋。

    “行了,快点,别让老娘等急了。

  ”晓东媳妇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。

    “哈哈哈……媳妇,看我晓东今天晚上大发神威,非弄死你不可!”  两人哼哼呀呀,弄的没完没了。

  听的窗户外的陈三斤心神摇曳。

  壮着胆子抬起头,贴在窗户旁边朝里面瞅去。

    “嗨,这晓东还真搞起来了。

  这都十几分钟了,也没变软蛋啊!难道村里人真的是谣传?不管了,妈的,这晓东媳妇真白,那那里跟何绣花差不多。

  ”看着看着陈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进了裤裆里。

    “哎呀,媳妇,不行了!我这怎么感觉这么辣啊?而且还疼!不对劲啊!”晓东最终还是没设出来,表情有点痛苦,爬了下来,翻弄着下面,一阵龇牙咧嘴。

    可那晓东媳妇明显还未满足,自个伸出手来不断的扣弄着。

  而且还把脸冲着窗户,看着三斤的方向,口中呢喃,“来,来……快点!”  三斤只感觉脑门发热,一股热流直冲头顶“这晓东媳妇让我来看晓东日她,绝对是要勾引我!”  但随后的一件事,立刻就让陈三斤同志如同坠入了冰窟窿里面。

  差点没吓死过去。

    就在三斤看着晓东媳妇的身体,专注的搓弄着自己的时候,窗户的另一边飘出一道身影。

    头发很长,遮着个半边脸,一身白衣,没有一点声音,是个女人!  陈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,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。

  但陈三斤也不敢说话,也不知道是人是鬼!陈三斤感觉浑身冰冷,四肢使不上丁点的力气。

    那人影动了!从窗户边上悄悄的露出半个脑袋,向屋里张望着。

  屋里的灯光设出来,打在那张脸上。

    陈三斤一看,好玄没气死。

  但随之心又沉了下去。

  透过灯光,陈三斤看清了那张脸,那张脸很漂亮。

  陈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。

    是人不是鬼!那这人是谁?正是陈三斤刚刚遇到的陆彩凤!  屋里晓东鬼叫着,一个劲说下面疼的不行,又辣又疼!  陈三斤不敢说话,呆呆的看着陆彩凤。

  陆彩凤只是看了几眼,就把目光挪了出来,愤怒的看着陈三斤。

  然后两人悄悄的离去。

  回到三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斤家鱼塘的小屋子!  “陈三斤,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户口偷看人家和媳妇,你还说没去干坏事!”陆彩凤像审问犯人一样。

    “我……那个……”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心中大喊冤枉,这都哪门子事,不是自己想去看啊,是人家媳妇邀请咱去看的。

  这不犯法吧?但这事说给陆彩凤听,陆彩凤能相信嘛。

  三斤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  “看你就不像个好东西!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流-氓!”陆彩凤看三斤不说话,跟着逼近。

   三斤很憋屈,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,小声嘀咕着,“你恨啥流氓?流氓又没把你上了!”  陆彩凤一听,凤目怒视,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,“陈三斤啊陈三斤,你,你不可救药了你!原本听村里人说你不是个好东西,我还真以为是别人毁你名声。

  可现在让我逮着了个正着,你还解释什么?” 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,“小凤,我要是说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妇是有原因的,你信不?”  “呵呵,偷看还有原因?除了你心里那点流-氓思想在作祟,还能有什么原因,我给你机会说,看你能跟我瞎掰个什么出来。

  你要是不能说清楚,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,把你送局子去。

  ”  “别别别……小凤,你千万别说。

  其实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无奈之下,三斤只能将中午遇见晓东媳妇的事通通的说了出来,然后某些细节该添加的添加,该删除的删除。

    陆彩凤听的目瞪口呆,傻眼了!  “三斤,你……你不是在诓我吧!你说的是真的!”  陈三斤一看陆彩凤不信,当时就急了,一把抓着陆彩凤的手,“小凤,我说可都是千正万确啊。

  真的是晓东媳妇那搔女人让我来的,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,让我阳-痿。

  ”  陆彩凤一时半会头脑没转过来弯,这都哪门子事!  “陈三斤,这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,你有什么证据?”  “证据?没有!”陈三斤下意识的摇摇头。

  能有什么证据,现在把晓东那媳妇给掐过来,然后让她把事情给说清楚,可能吗?换了谁都不会承认。

  那不是搁自己脸上写上“”两个字嘛!  “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自己的话是真的?”陆彩凤接着问道。

    陈三斤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  “哼……陈三斤,我看你就是一银贼,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乱编出来的。

  哪有这么荒唐的事。

  证据你没有,让你想办法证明自己青白,你也做不到,你就是在狡辩。

  ”陆彩凤虽然口中这么说着,但是明显的语气要柔和多了。

    陈三斤其实挺郁闷的,自己就是偷窥了又如何,又不是偷人,更不是偷她陆彩凤,这陆彩凤还非得跟自己较劲。

    陆彩凤忽然瞄了陈三斤一眼,出声道,“其实也有办法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,虽然只能证明一部分。

  ”  陈三斤眼睛一亮,急忙道,“啥办法啊?只要你相信我就好,不要把这事告村长说就行。

  ”  陆彩凤忽然变的扭捏起来,很是害羞的模样,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  这下陈三斤更急了,好不容易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,这死妮子还支支吾吾不肯说,可把自己急坏了。

  “啥办法,小凤你倒是说啊!”“你,你不是说,说你的大嘛?如果你能证明你的大,说明你就没在胡扯!”说完这话,陆彩凤的头直接垂到了胸口。

    陈三斤眨巴眨巴眼睛,掏了掏自己的耳朵,他怀疑自己听错了!  陆彩凤这是啥意思?难不成也是欠-好的货?我靠,这么水灵的白菜,又是个大学生,没准还是处呢,还等个啥?  呼啦一下,陈三斤直接连裤衩一下子全给脱了,“小凤,这就是我的清白!”  “啊……流-氓!”陆彩凤羞的满脸通红,双手捂住了脸。

  但好奇心使然之下,还是从指缝间偷偷看了几眼,越看就越想看。

  “妈呀,这是驴吊吧?”  陆彩凤的一声尖叫,吓的陈三斤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。

    “我说你这丫头瞎叫唤个啥啊,刚不是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到嘛?看了你又喊我流-氓!”陈三斤很不爽,有种被人给玩了的感觉。

    “你个死流-氓,我又没说我要看,我让别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?”陆彩凤见陈三斤提起了裤子,挪开了捂着脸的手,满脸通红,看的陈三斤心猿意马。

    陈三斤想想陆彩凤说的也是。

  她不看,让别人看不就得了。

  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,外加点银秽思想作祟,反而做的有点鲁莽了!  “我要回去了!陈三斤,这事我不说出去!我暂时算是相信你的话了!我先走了。

  ”  陈三斤看着陆彩凤远去的身影,心中暗爽,“相信我的话?相信我的鸟还差不多吧?”  “这陆彩凤不是都回家了嘛?怎么后来又跑回来了?估计还是不相信我,跟踪了我,奶奶个球滴!” 陈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,精彩的一天啊!嘴角挂着笑容,三斤沉沉的睡去了。

    东方破晓,新的一天来临!三斤撑了下懒腰,习惯性的将手向裤裆摸去。

  这一摸,可把三斤的魂都给摸掉了。

  他陈三斤“年芳”二十六,守身如玉,至今处男,每日早晨起来惯例的一柱擎天,可是今天,手一搭上去,软不拉叽,抖着跟面条似的!  “咋啦?咋就不行了呢?”三斤急的满头大汗,这玩意要是不行了,那这辈子可就真玩了,老婆可以没有,但绝对不能不行啊!三斤急的都要哭了。

    一开始以为只是没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,可是现在扒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有啥动静。

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三斤彻底没了招,啥办法都想过了,就是不能让它站起来。

  想想以往的雄风,三斤心里就凉透了。

    “哎,这下子省心了,媳妇不用娶了!”三斤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头,一坐就是一上午,心里空荡荡的。

    “三斤,回家吃饭啦!都中午了咋还不回家?”张爱青的声音。

    “哦,知道了!”陈三斤有气无力的应道,可是半天没动弹。

    张爱青觉得奇怪,“唉?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?每天来喊吃饭的时候,奔的跟兔子似的,一溜烟就跑到家了。

  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见个动静?听声音也不对劲。

  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”  张爱青推开门一看,陈三斤正坐在床头上,眼里有着迷雾,整个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,没半点精神头。

    “我说三斤,你这是咋啦?”  陈三斤头也不抬,“没事!”  “没事你咋不回家?快,回家吃饭。

  你爸今天特地去乡里打了几斤排骨,给你煲了锅汤。

  老家伙懒得上心一会,走,跟妈回家吃饭去!”  陈三斤感到很意外,没想到陈诗文会亲自给自己煲汤。

  但现在三斤关心的不是这事。

  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!心中暗叹,“二弟啊,你可不能有事啊?老子还是处男呢。

  你不能让老子把这处男的名头背进棺材哦!”  一路上,没精打采,走路都感觉脚底发飘。

    还没进家,三斤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。

  陈诗文正在锅灶上忙的不亦说乎呢!陈诗文一看陈三斤回来了,笑眯眯的道,“来,吃饭吧,看看我给你煲的汤怎么样!”  三斤一愣神,半会没反应过来。

  两人昨天还吵的跟杀父仇人似的,这陈诗文怎么说变就变了?不像他的性格啊?而且陈诗文很少对三斤说“我”这个字,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。

    陈诗文的诡异变化冲淡了三斤心中的忧伤,分散了他的注意力。

    “三斤,多吃点!咋不动筷子啊?我陈诗文虽然其他的不行,但是这厨艺可是一流的啊!” 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着陈诗文,心中迷糊着呢。

  心中暗道,“这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?竟然自称“陈诗文”?从来没有的事!难道昨天他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?真的决定改过自新了?”  三斤从未正面喊过这个父亲一声爸爸,都是以陈诗文相称,可真当陈诗文在他面前以陈诗文三个字自称的时候,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给绞了一下,这种感觉很苦,很酸!  拿起筷子,夹了块排骨塞进嘴里。

  陈诗文的巨大变化暂时性的让三斤忘记了二弟带给自己的痛苦。

    陈诗文看了三斤半天,眼神闪躲,想说什么,但又害怕说错了什么,最终还是没憋住,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三斤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语气很急切。

    三斤看着陈诗文,没说话。

  他从陈诗文中看到了一种叫做关心的东西。

    “三斤?三斤?你倒是说话啊?”陈诗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三斤,三斤越是不说话,陈诗文心中就越是担心。

    “爸,我很开心!这是我第一次尝到被父亲关心的滋味!”陈三斤淡淡的说道。

    陈诗文抿了抿嘴,心里肯定也很难受。

  孩子的一句话,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。

  “是啊,这么多年了,我除了吃喝玩乐,给了孩子什么呢?给了家里什么呢?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,还能算个男人嘛!”陈诗文低下了头,他没有资格抬着头对着母子两说话。

  陈诗文看着地面,回想着过往的种种,他悔恨,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。

    一张温热的大手拍了拍陈诗文的肩膀,一碗喷香的排骨汤放在了陈诗文的面前。

  “三斤,你放心,从今天开始,我一定多赚钱,给你风风光光的娶个大胖媳妇回来。

  ”陈三斤很欣慰,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情的感觉了。

  “三斤,快吃饭,吃完了,咱父子两出去走走,散散步!”多年的隔阂一朝打破,陈诗文心中舒畅,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。

  “爱青,你也快过来吃!”

哦,姐姐你好。

  我家学弟初长成小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月薪大概三千多吧。

  照这种趋势下去,以后帮自己带孩子的重任估计也搁在自己老妈的肩上了,王璇也不好为自己的婆婆说话,只好听自己老妈抱怨发牢骚了。

  饭后一起漫步在校园,我刻意拉开她和她朋友的距离,让他们叙旧,而自己不远不近的跟着。

  bl短篇集合H下载一位有着黑肤的,身材火爆的女子悄然出现。

  其实所谓的异能者身份登记过程并不复杂,大体上也就分为测试异能值总量,以及确定异能力。

  上辈子看得多啦!永井的班级是B班,而正平的则是A班。

  我家学弟初长成小说回到我居住的公寓,我来到玄关前,我不打算按电铃,不是因为我手上有钥匙,而是我要先透过门眼看看内部,月杰在干嘛,有没有做什么正在隐瞒我的见不得人的事情,不会给你机会隐瞒的,你的秘密我要一个个挖出来,不是我爱侵犯隐私,但我担心这些秘密暗藏陋习,我身为女友有义务介入你的生活当中让你脱离这些陋习的折磨,你要记住,月杰,你不是单身狗了,你不是整天待在萤幕前面看着纸片人的死肥宅了,你是一个拥有女友的现充,现充就要有现充的样子,自信一点,做事情不要偷偷摸摸的,我顶多用某个东西教训你一下而已没什么,不用怕,放心吧。

  你这是要我摸哪里啊!我不知道说啥了。

  他的脸色开始渐渐苍白起来了。

  我家学弟初长成小说龙悠都快下不去手,直到裴策踢了踢她,她才勉为其难伸出罪恶之手。

  我记得哥哥你没买过围巾吧!这条围巾是哪里来着。

  不,不找她。

  寒假刚开始学校是有些活还没做完,她才留在公寓里没走,但是后来安森找上门来,把她回家的计划给打乱了。

  还好气囊挡了一下,不然估计包成这样的应该是你全身上下。

  看着爷爷气的脸都绿了,我得意洋洋的继续耍我的悠悠球。

  张叔笑着调侃道。

  只不过又是会对飞行魔法也是很知道。

  bl短篇集合H下载原来,在我还没回来的时候,有一个女孩过来敲响了我的家门,然后说了一大堆话,总体就是说明我要向林一美道(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)歉,并且留下了一大袋东西和林一美手上的手链。

  看着这一老一小,我表面上看起来苦涩,但是内心还是比较满足的。

  我家学弟初长成小说这两个社团恰巧都没什么硬性要求,基本报了名就会录。

  她一只脚赤脚放在地上,一只脚放在木椅中间的空挡上,略微倾斜身体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布偶猫。

  啊哈哈,这个——林娅掩饰着笑了两声,眼神飘忽不定。

  您还需要慰问吗?你那漂亮媳妇每天撒狗粮给我们这些单身狗吃。

  一边说着陈希忞随手拿起我的可乐,把吸管放进嘴里,用力吸了下,只吸上来冰块融化后的些微液体,这才发现我的可乐早就喝完了。

  

  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兄弟姐妹多。

  所以,2003年我去了广东打工。

  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湖南来打工的小伙子,我俩同在一个生产电器的小厂工作。

  我们熟悉之后,因为都是来打工的,生活方面互相照应着,关系慢慢就好起来。

  不久,我们恋爱了。

  他比我大3岁,也很合我心意。

  我觉得找个比我大的男人,会比较心疼女人一些。

  我们恋爱三个月后,就发生了关系。

  当时也没多想,只觉得以后他就是我的老公了,我一定会嫁给他的。

    毕竟是婚姻大事,为此,我回了一趟老家麻城。

  回家后立即把恋爱对象的情况告诉了爸爸妈妈。

  我以为只是尊重父母,告诉他们就行了。

  没想到,父母立即反对。

  特别是我妈妈,她说,我妹妹已经嫁到广东了,这么远。

  他们已经后悔同意了妹妹的婚事,这次,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再嫁到那么远的地方。

  他们的决定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
  我没有告诉他们,我与男友已经发生了关系,但清楚自己是不能再与男友交往下去了。

  于是,只好跟他断了联系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不久,妈妈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,我没看上,就吹了。

    十多天后,村里又有人给我说媒。

  那人是我现在老公的一个亲戚。

  她跟我父母提亲,我父母也巴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,就答应去相亲。

  我也是太听我父母的话了,当时连对方的条件什么也没问。

    结果一见面后,我就后悔了。

  村里说媒的人带来的那个对象身高才1米54,不仅身材瘦小,而且才18岁。

  而我身高有1米65。

  从年龄和个子,我俩都不般配。

  我对父母说:我不同意。

  可是,我父母却说,找一个比我小的,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些。

  我管得住他,不怕他花心。

  无奈之下,我依了父母。

    (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)相亲的第四天,老公就到我家里来接我去他家里玩。

  他家离我家不远,骑自行车20分钟到了。

  我就去了,呆到晚上8点,我看天黑了,就让他送我回家。

  结果,他妈将楼下的门全部锁上了。

  他妈说,就不用回家了,就在楼上睡。

  我不同意,执意要回家。

  他妈硬是不让,还让老公把我往楼上推,老公就把我拉了上去。

  那天,我就这样与老公睡在了一起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第二天,回家后,我将这情况告诉了我妈,我妈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  不几天,同村有一个人传来话说,他爸爸不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我妈听说后,气得说:不同意算了。

  当时我也这样想。

  后来一想,就这样算了的话,他要是把我跟他睡觉的事告诉村里人,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?不行,我得问问他的意思。

  结果我问老公是什么意思。

  老公说,那是他爸瞎说的。

  他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女人私房话(http:nfh)  可是,当时老公才18岁,没有到法定的婚龄,拿不了结婚证。

  他家决定先办酒,拿证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  相亲20多天后,也就是2004年腊月28日,我们就结了婚。

  他家办了20多桌喜酒。

    老公在家是老大,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。

  他人算是老实的。

  他爸爸显然不喜欢他,动不动就鄙视他:你比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!虽然我也看不上老公,但公公这样瞧不起他,我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公公在武汉做生意,开了一个综合小店子。

  比起同村种田的人来说,他家经济条件是算好的。

  所以,他认为自己是有钱人,并且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瞧不起我娘家的意思。

  加上他以前说过不同意我们结婚的话,我就对他心存不满。

  但大面子上,我还是尽到一个做媳妇的本分,过年时,给他买些礼物,尽量讨他喜欢,不想弄得都不开心。

    结婚后半年我就怀了孕。

  儿子出生了,当了爸爸的老公,还是没有丝毫的长大。

  他就像个孩子,虽然凡事听我的,但有什么事也别想他像丈夫一样迁让着女人。

  最让我瞧不起的是,儿子都3岁了,他竟然从我认识他起,就喜欢看动画片,一直看到现在。

    前年,我们全家都搬到了武汉来住,帮公公经营店子。

    公公租的屋子虽然只一间,但有个阁楼,我们就住楼上。

  公公每个月发给我们500元工资,是用于零用和过早的,家里其它开销我们全不管。

    到了城里做事,老公还是那样长不大,做事没有头脑,总要我拨一点他才亮一点。

  公公也总是指责他说:我老了不指望你,我靠老二。

  老公在家没地位,所以婆婆也欺负我,有吃的,总是说给二娘(老公的弟媳)的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老公从小到大都怕爸爸,他说公婆夫妻感情一向不好,他都是在爸妈的吵架声中长大的。

  他怕吵架,所以,对事情,他采取好坏不说,全听他妈他爸的应对办法。

    相关热门推荐 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 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  那晚,老公喂我吃春药后 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 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 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适?  我和婶婶过了两天的夫妻生活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7157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4321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4187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4885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5196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6409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2415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e.aspx?60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