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立花 里子 無 審査 中出し,新手必看

嫂子怎么可以在这……而且还被这群男人给排队偷听……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指不定这群男人还真就冲进去把嫂子给……“走开走开……”我嚷嚷着推开门口这些居心不良的男人,并敲响了厕所门,“嫂子,你好了没有。

  ”“好了,嚷嚷什么?”嫂子拉开门,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我。

  但见我满脸愤怒,以及听到我刚才在外面叫他们走开,多少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,于是又有些服软,说:“小俊,嫂子闹肚子了,看把你给急的,走,我们回座位去。

  ”见嫂子笑盈盈的,还拉着我的手,怒气消散了不少,可没走几步,我就听见了后面的那几个中年男人的议论声:“原来是这小子的嫂子啊,艳福真不浅,不知他哥在不在,要是不在,嘿嘿……”听得我是又羞又怒,攥紧拳头就要掉头回去找他们算账。

  “小俊,好汉不吃眼前亏,就当没听见,我们回去。

  ”嫂子紧紧拉着我,不想我惹事。

  我没说话,而是看了眼嫂子,嫂子她真能当做没听见吗?她能做到,可是我不能,躺会铺位,我辗转反侧,全身燥热难耐……“嫂,嫂子,你要喝水吗?”我探出头往上铺看去,只见嫂子一双美腿微微弯曲着,裙摆勉勉强强算是能挡住他那诱人的臀部,可要是站在过道,那肯定能看到嫂子裙摆下的风光,想到这,我又有些生气了,嫂子干嘛不把头朝过道这边?嫂子这样,是很想被男人看吗?就像刚才在厕所,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声音让门外的那些老汉都给听到了。

  幸好,卧铺是有帘子的,相当于一个小包间,而我们这个小包间目前又还没有住进其他乘客,只有我和嫂子。

  嫂子没有理我,难道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我的气?她还好意思生气?被我看就生气,被别人看就开心?越想,心里越不是滋味,顿然,内心升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要是嫂子真是那样的女人,那指不定就会在列车上随便找个男的玩一夜情了,现在,社会上得那种性病的人可不少,要是嫂子染上了,那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我哥。

  如果嫂子非要那个,那就让我来满足好了,至少我没有性病,所以我必须得试探试探,嫂子到底是不是那种女人。

  借着给嫂子拿水,我起身下床:“嫂,嫂……”当我完全站起来时,我生怕惊扰了嫂子,因为眼下我面对的正是嫂子那侧躺着的完美身体……“嫂子……嫂子你睡着了吗?”我再次压低声音试探道。

  我压低声音唤了几声,嫂子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。

  “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?”我心中不断嘀咕着,心脏砰砰直跳。

  但仍旧还是不放心,于是我爬上了嫂子的铺位,坐在床边,小声说了句:“嫂子,下面空调对着我吹,太冷了,我,我在你边上睡一觉可以吗?”嫂子还是没有搭理我,看样子真的是睡着了,那既然睡着了,我,我近距离感受一下嫂子应该……应该没事吧?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中,让我突然紧张了起来,更多的则是兴奋,盯着嫂子,我咽了口水,调整好姿势,斜着一点点往嫂子边上侧躺了下去……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整个人变得极为激动,甚至是都能感觉到心口处传来的‘砰砰’的声音。

  躺好之后,我的手就一点点向嫂子那大馍馍靠近,很快就接触到了嫂子那单薄的衣物,接着,把心一横,鼓足勇气稍微加大了力度,结结实实地,我的手掌覆盖在了嫂子的酥胸上,“这就是嫂子的胸。

  ”我暗自感叹,只是一接,就能感觉到嫂子的胸弹性惊人,甚至我更能想象到嫂子的胸一定还很滑很软……自从看到嫂子的第一眼,我做梦都想摸一把她的胸,这个时候终于实现了,看到嫂子没有反应,我松了一口气,胆子也变得更大了起来,手朝着嫂子的领口伸了进去。

  “哇……嫂子的皮肤果然好滑啊!”顿时,嫂子的嫩滑和柔软充满我整个手掌,下意识我的手掌就跟着打起了太极。

  其实我挺怕的,这动作毕竟有点大,生怕把嫂子弄醒,还好,嫂子在家等我的这几天睡得并不是太好,这一觉睡得可香了。

  不断的触摸着,我觉得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,小腹下那也再度产生了强烈的反应,到了这个地步,仅仅只是摸胸已经满足不了我此时的渴望了,我想到了嫂子裙摆下的美好,要是……咽了口口水,依依不舍地抽出摸嫂子胸的那只手,缓缓移动到下面,抓住裙摆,小心翼翼地就把嫂子的裙子给掀了起来。

  “哇……嫂子的这儿真好看。

  ”我微微扬起身子,向下看去。

  车厢里的灯光有些微弱,嫂子又穿了丝袜,那饱满外覆盖着一层朦胧,里面粉色小裤裤若隐若现,弄得我的心是痒得不得了,身体也起了反应。

  “嫂子,对,对不起了……”说着,我的手就摸在了嫂子的美腿上,并沿着嫂子的大腿缓缓上移,朝着那处进发……虽然手还没碰到嫂子的那,可感受到指尖的温热,我依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大着胆子,再也按捺不住,继续向上探索,尤其是一想到,那里即将触手可及,我变得更加激动了。

  “嗯……”嫂子突然发出了声音,吓得我心头一紧,赶紧想要把手收回来。

  但糟糕的是,嫂子往里侧了一下身子,我的手瞬间就滑到了嫂子的大腿内侧,更要命的是,嫂子一双腿夹得很紧。

  “嫂子,嫂子她竟然有了反应,她在,在装睡……”本来我真的是惶恐急了,但很快,我又反应了过来,嫂子不拒绝,也不拆穿,那不摆明了是默许我这么做了吗?嫂子,原来,你,你真是那样的女人,那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

  手掌被夹着,但手指还能活动,我索性假装没有注意到嫂子的反应,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,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嫂子的大腿。

  随着我手指的运动,嫂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,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,于是,我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。

  我就继续这样轻轻在嫂子两腿之间抚摸着。

  “小俊……”嫂子轻轻喊了一声。

  “嫂,嫂子,怎么了?”我又是心头一沉,在她耳边轻声问道。

  “嫂子也有点冷,把被子盖上吧!”嫂子提议道。

  她哪里是怕冷,只是担心突然有人拉开帘子,见嫂子这般揣着明白装糊涂,我激动的都快不行了,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一点也不愿意抽出来,而是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抖开被子,把我和嫂子都给盖住了。

  “小俊,嫂子这两天在老家睡不习惯,有点累,我就先睡了。

  ”嫂子始终不敢睁开眼,多半是怕尴尬,可是她脸上的桃红色却已经充分说明,她根本不可能睡得着。

  “嗯,嫂子,我也想睡了。

  ”我偷乐着回应道。

  却是,我的那只手运动的更加快速起来,而嫂子全身的神经也崩紧了起来,好像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下半身,仿佛要把我的手给夹断似的。

  “小俊,你谈,谈女朋友了吗?”嫂子收缩着身子问我,应该是想转移一下话题,不让自己尴尬。

  “没有。

  ”我只能实话实说,嫂子只要不开口拒绝,我是不可能会停下来的,嫂子一边跟我闲聊,我一边这样在她大腿之间抚摸,更是给我增添了不少的刺激。

  “要不,等到了那边,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?”嫂子问我,同时我还清晰地听到了嫂子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“好啊,那就太,太谢谢嫂子了。

  ”我说,心里却在想,有嫂子你就够了。

  “都是一……一家人,说什么谢谢啊!嗯……哼……”就在嫂子说话的时候,我的手往上拖了一下,食指终于顶到了嫂子最中心的那个位置,嫂子也骤然颤抖了一下,并忍不住了发出了诱人的哼叫声。

  “咕噜……”我猛吞一口口水,明显嫂子听得很清楚。

  “小,小俊……”嫂子欲言又止,场面十分尴尬。

  “怎,怎么了嫂子,你,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我明知故问,但心里越发的害怕起来,可不知怎地,越是害怕又越是兴奋了起来,暂时停了一下,我屏住呼吸,等待嫂子的回应。

  “没,没事,嫂子就是想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。

  ”嫂子的呼吸明显比之前要急促多了。

  “我……我喜欢嫂子这样的。

  ”说话的同时,我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用力一转,掌心对准了嫂子的那里,然后整个手掌往上一提,一下子,结结实实地拖住了嫂子中间那一片诱人的位置……“呜……”嫂子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。

  “嫂子,你还好吧?”拖住嫂子那里,我又停了下来,毕竟还不知道嫂子的底线到底处于哪个阶段,万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“小俊,你怎么那么坏。

  ”嫂子只是轻声细语责备,而且这种责备还夹杂着娇羞的语气,我稍微仰起头,看了一眼嫂子的表情,嫂子紧咬住下唇,尽管一副极力克制的表情,但实际上她是在享受的。

  “嫂子,我哪里坏了。

  ”我故意挑逗道。

  “嫂子哪里好了?让你这么喜欢。

  ”见嫂子仍旧在装糊涂,我简直要乐疯了,也基本可以确认,嫂子其实是那种渴望很强烈的女人,要是我不满足嫂子的话,那指不定会便宜了列车上的哪个野男人。

  “嫂子哪里都好。

  ”我一语双关。

  “没想到你这孩子嘴巴这么甜。

  ”说着,嫂子不自觉地向我这边贴近了一些,瞬间就顶到了我的那个,突然我的身体就像过了电流一般,麻酥酥的。

  嫂子竟然这么主动?要知道,每次回老家,在那些亲戚面前,嫂子给人的印象可都是端庄得体的,原来全是装的啊!如此一分析,我算是彻底有了后顾之忧,于是,满脑子就只剩下如何进一步触碰这个美貌而又风骚的嫂子了,这时,除了嫂子惊人的夹力,我还感受到了嫂子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,并且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,嫂子的那里竟然流出了那个……这才到哪儿啊,而且嫂子还穿了丝袜和小裤裤的,等于是隔着两层布啊!可还是让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湿润,那嫂子的渴求可得多旺盛啊!这要是再刺激嫂子一下,那岂不是会湿得更透彻?没有任何迟疑,我的中指就在嫂子那微微润滑中心地带勾动了起来,嫂子不再吭声,默许着我一下一下,轻叩着她的门扉……“小俊,你……你别这样,我,我是你嫂子。

  ”嫂子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,不允许我给她更大的刺激。

  我知道,嫂子此刻的内心极度矛盾,一边是我们的特殊关系,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渴望,两种情感在脑海中冲撞着,肯定会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,犹豫不决。

  说实话,我何尝不纠结,我的内心也在挣扎啊,毕竟她是我嫂子啊!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嫂子?快,快停下来吧,刘俊!奈何,越是这么想,就越是难以自控,手指硬是不听自己的使唤,嫂子也根本抓不住我的手,我的手指仍在不停地向那柔滑的布料发起着攻击,并且指甲已经勾住了丝袜……“小俊,不要,不可以的……”嫂子加大力度制止,可还是晚了一步,我的手指已经抠破了那湿漉漉的丝袜,并用力一拉扯,只听见“撕啦”一声,嫂子的丝袜瞬间裂开了……“嫂子,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我赶紧道歉,可手却还是没办法停止。

  于此同时,我的手指已经勾住了嫂子的小裤裤,这可是嫂子的最后一道防线了,只要轻轻用力往边上一拨,嫂子的那里就完全漏出来了……可嫂子的极力制止让我有些后怕,不太敢继续做下去。

  但刚停下来,我就变得万般烦躁起来,尤其是此刻嫂子几乎已经蜷缩在了我的怀中,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,呼吸有些急促,湿热的气体混合着她那身上特有的香气,一下一下的传递到我的身上。

  更要命的是,嫂子的身子此刻仍在微微颤抖着,这明显是预示着她自己其实也很想要,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都要喷涌。

  作为一个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,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,强烈的生理冲动彻底击溃了我内心深处仅剩的那一点理智!去他大爷的,管她是谁,只要是个女的就行!“嫂子,我难受。

  ”我在嫂子耳边亲生说道,手再次运动了起来,但没敢就这么贸然把嫂子的小裤裤推开,而是隔着小裤裤继续刺激着嫂子,这下少了一层丝袜的阻隔,手感就又不一样了,那种丝滑和温热更加美妙了。

  “小俊,嫂子也难受,但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  ”嫂子加大力度,想要把我的手推开。

  但她的力气哪里有我大,根本推不开分毫,这种毫无力量的拒绝,在我看来更像是欲拒还迎,使我更加兴奋起来。

  正好此时火车刚好通过一个隧道,虽然车内有灯,但看起来还是一下子变暗了很多,可能是心理作用,借着昏暗的掩护,被渴求冲昏头脑的我一不做二不休,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嫂子的双腿之间,拿开她那只捣乱的手。

  于是,原先那只手整个手掌再次活动起来。

  随着我手指力度的加大,每活动一下,嫂子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。

  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在我的挑弄下,嫂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,两条腿也绷紧,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间夹紧。

  “嗯,嗯嗯……轻点……”嫂子梦呓似的发出细微的声音。

  听到这个声音,我简直快乐坏了,手上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。

  “嗯嗯……”压抑的娇喘声音从嫂子紧闭的嘴唇中发出,进一步增加了我的冲动。

  突然,嫂子的双腿死命一夹,同时整个人剧烈的抖动着,身体都要抻直了,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,指甲掐进了肉里。

  嫂子抖动了一会之后,长舒一口气,一张脸红得要渗出血来。

  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,我知道嫂子这是已经泄了,我竟然把嫂子给弄泄,这种羞耻的成就感冲刺着我的脑海!嫂子,你舒服玩了,现在该轮到我了!不带任何犹豫,我用中指熟练的勾起嫂子的底裤,挑到一旁,此时嫂子的裙下最隐秘的地方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,同时,我用另一只手放出了我裆里的大物,对准嫂子的那处……“不行,小俊,只有这个不行……”嫂子一双手向后,死死地推住我,并扭着头,向我投来了恳求的眼神。

  “嫂子,对不起,我,我实在是忍,忍不住了……”我用力推开了嫂子那双嫩滑的小手,拼命往前冲去。

  可嫂子身子一扭,歪了,我的大物就从嫂子边缘擦过,那丝滑别提有多舒服了,尝到甜头,我怎么可能就此作罢,用手扶着,再次发动进攻……可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,火车突然停了下来,到一个站了,过道上开始嘈杂起来。

  因为害怕有人经过时突然拉帘子,我不敢再强行对嫂子,只能暂且消停下来。

  “小俊,你这孩子,快,快穿上裤子回自己铺位去,这是个大站,会有很多人上车。

  ”嫂子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内心充满着愧疚,不知该如何面对嫂子。

  “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,你也老大不小了,有这种冲动是正常的,嫂子不会怪你的,快回去睡觉,一觉醒来,我们差不多也就到站了。

  ”嫂子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。

  “嗯,嫂子。

  ”我也只好闷声爬回到自己的铺位。

  果然,没一会儿,我们这个小包厢内就住满了乘客,我也再没机会跟嫂子亲昵了,躺在铺位上,辗转反侧,许久,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睡去。

  大概到了凌晨五六点的时候,我感觉到有人推了推我。

  “小俊,醒醒吧,收拾一下行李,咱们马上到站了。

  ”嫂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收拾完行李没一会儿,车子就到站了,出了站台,我哥刘天东来接的我们,虽然我是被家里领养来的,但我哥一直拿我当亲弟弟对待,甚至比对亲弟弟还要好,所以我小的时候连哥都不叫,直接叫他“老天”。

  但后来长大懂事了,我就改口叫他“天哥”了,除了我觉得叫“天哥”特别霸气,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得知了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,这多多少少让我觉得跟天哥之间有些生疏了,特别是近些年天哥外出打工,更让我觉得兄弟之间有了一道不小的鸿沟。

  天哥倒是没什么变化,还像以前那样关心我,一见面,天哥就对我嘘寒问暖,这让我顿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,于是什么也没说,之后,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,我们三个人上了车,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。

  下车之后,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,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,说这地方叫“管自塘”,是位于“滨江”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。

  这里因为交通方便,房租便宜,成为了很多来这边打工的人,首选租房子的好地方。

  因为来这边租房子的人很多,所以,这边的人来自于五湖四海,说着各种口音。

  “这里就是我们家了。

  ”很快,我们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房子前面,房子是砖瓦房,显得有些破旧,属于那种随时会被拆除的房子。

  打开门之后,我们就进入到了里面。

  房间里面有些昏暗,甚至有些潮湿,光线不是很好。

  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不大的双人床,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,以及一个淘宝上面买来的简易的衣橱。

  除此之外,这个房间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这样子的环境,可谓是非常的艰苦了。

  “小俊,嫂子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。

  ”嫂子说着,带着我来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,这个房间跟嫂子的房间是紧挨着的,中间就隔着一堵墙。

  打开门之后,里面几乎也只有一张不大的床和一张桌子。

  “你就先住在这里吧,我给你收拾一下房间,过几天再给你找份工作。

  ”嫂子说着,便来到了床边,跪在床上面,开始给我收拾床铺。

  可很不巧,嫂子撅着的丰臀正好朝着我,让我不经意就看到了那曼妙的风光。

  尤其是嫂子丝袜在车上已经被我撕破了,这回连丝袜都没穿。

  

“嘿嘿嘿……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,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……”韩鹏一边献殷勤,一边有意试探道,“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?”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,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。

  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,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没什么,妨碍公务而已……”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,然而他也没有说破,而是继续试探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?”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还能怎么办?老规矩,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,好好反省反省,天一亮就放了。

  ”段鹏转了转眼珠,突然心生一计,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,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?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。

  ”“哦?你确定?”韩如冰诧异地问道。

  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八成就是这小子!冰冰,你也辛苦一天了,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。

  ”“那好吧,人交给你了,我回去了。

  ”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,说完这句话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少顷,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,迈步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,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二位警官,我可以走了吗?”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”段鹏一边说,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。

  潘杰立即心领神会,摘下了警帽,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?“什么意思?哼!”段鹏沉下脸,从腰间抽出警棍,冷笑道,“臭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?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!”说罢,段鹏手中的警棍,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。

  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,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,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,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出声来:“呵呵呵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?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亏你还是个男人!”“臭小子!你活腻了吧!”段鹏再次举起警棍,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、身上砸去!这时候,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:“鹏哥,别打了,再打下去该出事了……”段鹏这才悻悻收手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,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!”“这……鹏哥,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?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?”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。

  段鹏沉着脸说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?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,最好按我说的去做!”面对段鹏的威胁,潘杰没有办法,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,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。

  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,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。

  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,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!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,潘杰摇下车窗,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。

  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,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:“兄弟,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,希望你不要记恨我……”听到潘杰的话,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其实他心里很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!而这个潘杰,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。

  少顷,监狱大门打开了,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,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。

  从始至终,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,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。

  欧阳羽很清楚,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,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。

  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,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?辗转,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,将他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没过多久,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中年男人眯着眼,上下打量着欧阳羽:“你就是欧阳羽?”欧阳羽点点头,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。

  中年男子个头不高,身材较胖,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,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,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!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张,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。

  欧阳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。

  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呵呵,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‘接见’,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!”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,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,我也不想知道。

  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  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?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,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,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?”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很好,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办多了……好了,将他收监吧。

  ”“是!”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,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,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。

  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,一边厉声喝道:“欧阳羽,从今天开始,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,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,不许打架斗殴,记住了吗?”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,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。

  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,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,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,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、五大三粗的,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,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。

  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,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!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,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,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,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!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,这是要整死老子啊!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,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。

  这时候,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,其中一个光头说道:“华哥,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?”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:“小子,第一次进来吧?不知道来这里要‘办手续’么?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?”“对!”众人一边附和,一边纷纷凑了上来,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。

  纹身男摆摆手道:“先别着急动手,这小子是个雏儿,咱们要慢慢‘享受’!先让他面壁思过,醒醒脑子!”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:“臭小子,说你呢!听见没有?去!赶紧到墙角面壁去!我来给你做个示范,看好了啊!”说罢,就见光头弯下腰去,脑袋顶着墙,双臂向后高高扬起,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。

  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,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。

  这样的经历,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,可以说是监狱里的“传统”了。

  光头直起身,对欧阳羽喝道:“姿势要标准,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,手臂必须要伸直,这是规矩!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,一会还有其他‘手续’,等所有‘手续’都办完了,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。

  ”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,而是对纹身男说道:“华哥是吧?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?”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大名周庆华。

  ”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:“想当年,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!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,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。

  ”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,也丝毫不感兴趣。

  他唯一关心的是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。

  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,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华哥,咱们萍水相逢,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。

  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,但我知道,规矩就是规矩,任谁也不能例外,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,不是吗?”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,既然如此,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!”欧阳羽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们记住,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,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,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说罢,欧阳羽身体一蹲,整个人蜷缩在墙角,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。

  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,缓缓走了过来,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,继而大手一挥。

  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,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!不知道打了多久,周庆华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别打了。

  ”众人这才纷纷停手。

  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,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似全然没事。

  要知道,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,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挠痒痒一般。

  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,冷哼道:“哼!还别说,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,专打身子不打脸,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?”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:“怎么样臭小子,服了吗?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打了就打了,问这些有意思么?还有别的‘手续’吗?咱们继续……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!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,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?挨了一顿毒打,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?看得出,这小子非同小可啊!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,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。

  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,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!沉吟片刻之后,周庆华走上前,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,满脸堆笑地说道:“小兄弟,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

  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,谁都逃不掉。

  不过……看你小子是条硬汉,其他的‘手续’就免了吧。

  ”“好吧。

  ”欧阳羽也不多废话,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。

  虽然挨了一顿毒打,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。

  一来,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,二来,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、节外生枝。

  这时候,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,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:“小兄弟,犯了什么事进来的?”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,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,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。

  ”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,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。

  像欧阳羽这样,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,便直接押送到这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得罪人了。

  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:“小兄弟,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?”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无所谓,既然来了,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,权当是度假了。

  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?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?这时候,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周庆华道:“华哥,我刚刚回到尚海市,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。

  ”“哦?什么事情?”周庆华诧异地问道。

  “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?”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因为他觉得,即便被人举报吸毒,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,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。

  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,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。

  要知道,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(完美暗恋)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,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。

  周庆华犹豫了一下,对欧阳羽说道:“小兄弟,实不相瞒,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,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。

  ”“哦?这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?”欧阳羽再次问道。

  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。

  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,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,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,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……然而就在前不久,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,从那之后,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,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,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,互相争夺货源、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,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,总而言之,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,唉……”说到最后,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其他人的脸上,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。

  欧阳羽很理解他们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,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,他们的兄弟。

  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,多说无益,索性翻身躺倒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…………第二天,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。

  经过一夜,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她觉得,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,但自己假公济私,把他关起来,似乎也有些过分了。

  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。

  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,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。

  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,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  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,偌大的办公室里,只有潘杰一个人在。

  见韩如冰来了,潘杰不免有些紧张,赶忙起身行礼:“韩队长,早上好!”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,直接问道:“小潘我问你,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?”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送到……送到第二监狱去了……”“什么?!”韩如冰一听就恼了,“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人是老娘抓来的,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?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?”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:“不……不关我的事啊!是……是段鹏的意思……”“段鹏?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?而且还是第二监狱?你们知不知道,那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!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,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!”韩如冰顿时恼了,她的内心深处,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。

  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,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,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。

  听完潘杰的叙述,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,当即掏出手机,拨通了段鹏的号码。

  “段鹏,你什么意思?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,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?”电话接通后,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。

  段鹏刚刚起床,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。

  原本他以为,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,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。

  “冰冰,你……你千万别误会,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,想替你出口气而已……”段鹏解释道。

  听到段鹏的话,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,不由得小脸一红:“谁……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?”“是……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,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,那臭小子摸了你的……”

李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,说道:“赵大猛!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,还当老娘不知道?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,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了,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,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!”说着,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。

  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,顿时也顾不得疼了,连忙安慰道:“春娥,你说啥呢?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!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?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,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!”李春娥脸色一缓,说道:“那这和傻狗蛋有什么关系?”赵大猛小眼睛一眯,变得猥琐无比,说道:“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,家家户户都有人住,到哪里去找空房子?我寻思着,刘老汉死之前,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?”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,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。

  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,再加上自己务农,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,盖了一栋土砖房。

  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,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。

  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,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,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。

  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,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。

  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。

  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,说道:“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傻狗蛋的,这么让人搬进去,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?”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他一个蠢狗子,我跟他说啥?”一听赵大猛满脸不屑的样子,赵狗蛋作势又要去捡地上的大石头。

  李春娥赶忙上前两步拉住赵狗蛋,然后对赵大猛说道:“狗蛋是傻,可这事好歹也得和他那个表嫂说一下吧?你也别说了,吃了饭我就和傻狗蛋去一趟田瑶家!”最后在李春娥的强压之下,赵大猛硬是和赵狗蛋坐在一起吃了顿饭。

  吃完饭之后,赵大猛在家修理大门,李春娥便和赵狗蛋出门往村头田瑶家走去。

  在路上的时候,赵狗蛋一想到赵大猛对自己的态度,心里便一阵不爽,于是又开始吃起了李春娥的豆腐。

  赵狗蛋眼见四下无人,便伸出双手,从李春娥身后将女人抱住。

  粗糙的手掌一下子伸进李春娥的衬衫里。

  “哎哟!傻狗蛋你干什么?不……不可以在这里!”“春娥婶,好玩!”说着,赵狗蛋的双手伸进了李春娥的衬衣里。

  李春娥俏脸一下变得通红,媚眼如丝,身子一软,便倒在了男人的怀里。

  “傻狗蛋,别在这里……哦!婶子给你……别在这里弄,会被人看见的!”李春娥喘着粗气,一只手握着赵狗蛋的大手,欲拒还迎的说道。

  其实从早上在茅房的时候,李春娥早就想和赵狗蛋好好弄一会儿了。

  孙德才那把她的渴望挑起来了,却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,还被赵狗蛋撞破了。

  赵狗蛋知道怀里的女人也有了想法,顿时一把将李春娥拦腰抱了起来,转身往路旁边的玉米地钻了进去。

  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办了不可!赵狗蛋哼哧着说道:“春娥婶,躲猫子,躲猫子,他们,找不到。

  ”李春娥早就被赵狗蛋撩拨的心里难耐了,下身也是有了反应,满脸的娇红,任由赵狗蛋将自己抱着往玉米地钻去。

  到了玉米地里,赵狗蛋找了个宽敞的地方,直接铺平了一大片玉米杆子,然后将女人放在了玉米杆子上。

  “春娥婶!”赵狗蛋便往李春娥的身上压了过去。

  李春娥一把抱住男人厚实的肩膀,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吻。

  赵狗蛋本来还想再装一下,毕竟现在自己是个傻子,应该不懂怎么和女人接吻的才对。

  可是转头一想,都这时候了,谁还会去在乎那么多?赵狗蛋傻笑一声,也将脸凑了过去,和女人吧唧吧唧的吻在了一起。

  两人吻了半天,李春娥早就主动脱去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李春娥抓着赵狗蛋的手,笑着问道:“傻狗蛋,你不是一直想要吗?来,婶子这回让你好好尝尝!”赵狗蛋犹疑了半响,故作痴傻的说道:“嘿嘿……尝尝就尝尝!”说完,赵狗蛋头一低。

  “咯咯咯!那傻狗蛋喜欢吗?”“喜欢!狗蛋喜欢!”“喜欢婶子以后天天给你好不好?”赵狗蛋连连点头,俯跪在李春娥身前,满脸陶醉。

  李春娥本就是过来人,现在这里四下无人,胆子也放开了。

  只见李春娥一只手扯下男人的大裤衩子,李春娥双腿更是忍不住的夹了夹。

  “傻狗蛋本钱这么足,自己承受的了吗?”李春娥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。

  她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了,但还真是头一回这样,心里还真有点恐惧和期待,就像是新婚媳妇刚洞房时一样。

  赵狗蛋心知时候差不多了,便抬起了身子,皱着眉说道:“婶子,狗蛋难受,这里好痛!”李春娥媚笑一声,故意看着傻子,说道:“哪里痛?是这里吗?傻狗蛋,婶子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?”“玩游戏?可是……可是狗蛋难受?”赵狗蛋苦着脸说道。

  “傻狗蛋,只要你和婶子玩这个游戏就不难受了!”“真的吗?什么游戏?玩游戏!(大炕上性经历)狗蛋,玩游戏!”李春娥扭了扭身子,一把脱掉了自己裤子,赵狗蛋顿时瞪圆了眼睛,目光死死的落在了李春娥的身下。

  这个女人竟然没穿内裤?!李春娥边示意边说道:“傻狗蛋,你放到婶子这,就不会难受了!”面前的李春娥,已经算是坦诚相待了!赵狗蛋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  虽然之前没少偷看田瑶嫂子和村里那些大闺女俏媳妇洗澡,可那毕竟隔着老远的距离,哪有现在这么真实真切?赵狗蛋喘着气,只感觉鼻孔里有腥味了,一抹才知道自己竟然流鼻血了!他觉得自己守了十八年的童子身,终于要破了……一想到这,赵狗蛋感觉到自己小腹处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暖流,就像烧了一团火炉。

  李春娥对傻狗蛋的反应很是开心,虽然平日里都有刻意的保养,但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年纪的身子,对这个年轻傻子还有这么大的吸引力。

  不过现在她可真是忍不住了。

  这对李春娥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春药了!李春娥皱着眉,娇喘一声说道:“傻狗蛋,别看了,你快点来吧,婶子好好教你玩游戏!”赵狗蛋一个劲的点头。

  然而很快赵狗蛋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始,急得满头大汗。

  赵狗蛋哭丧着脸,说道:“这游戏,不好玩,不好玩!”李春娥一把搂住男人的腰肢,说道:“傻狗蛋别急嘛,你别动,婶子教你!”果然,在李春娥的引导下,赵狗蛋感觉自己慢慢正确了。

  然而就在赵狗蛋正要开始的时候,李春娥突然轻推了一下他的肚子。

  “傻狗蛋,婶子好久都没……没那个了,你……你太吓人了,可别婶子明天……明天可就下不了床了!”李春娥此刻皱着眉头又羞又急的脸,分明像个刚和丈夫洞房的小媳妇一样,哪里还有半点熟妇模样。

  赵狗蛋心说你都和孙德才那野男人勾搭到家里去了,还说很久没有,真当我是傻子呢?不过赵狗蛋也知道自己确实比普通男人有料太多了,所以也没打算用强。

  赵狗蛋点了点头,傻笑着说道:“婶子动,婶子教狗蛋,玩游戏!”“你个小冤家,婶子怕是要被你折磨死了哦!”李春娥说着,一把将赵狗蛋推到在玉米地上,自己爬了起来。

  三十八岁的李春娥,身材却是一点都没下垂的样子。

  “哦!傻狗蛋,别乱动!”说着,李春娥抬起屁股就要坐下去。

  咔嚓!一阵玉米杆子断裂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。

  李春娥和赵狗蛋两人同时穿过脸,顿时间两人都怔在了原地。

  “雪梅妹子!”“雪梅嫂,嘿嘿……”张雪梅脸色又红又烫,捂着脸说道:“你……你们!傻狗蛋,春娥姐,你……你们怎么能……哎呀!”说着,张雪梅便转身往玉米地跑了出去。

  张雪梅原本是看赵狗蛋去了李春娥家一直没回来,就想回来找一下,路过玉米地的时候突然尿急,想找个地方解手,没想到竟然撞到了回来的赵狗蛋和李春娥在干这种事!一想到昨天李春娥看赵狗蛋的目光,张雪梅心里就明白了。

  一定是李春娥这个婆娘勾搭的狗蛋!“呸!凑不要脸的女人,自家有老公还到处勾搭男人!狗蛋……狗蛋明明是我先看上的……”张雪梅心里恨恨的想着,站在路上不走了。

  要是就这么走了,说不定李春娥那婆娘还要和傻狗蛋干那事呢!不过一会之后,李春娥和赵狗蛋便先后走了出来。

  李春娥此时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,虽然最后没能成事,但是她的渴望早已被赵狗蛋撩拨起来了。

  此刻走出来,看到张雪梅果然还在,便喘着粗气说道:“雪梅妹子,刚才的事情……你可得帮姐姐保密,不然的话……不然的话……”说着,李春娥的声音竟然带上了哭腔。

  张雪梅一听立马急了,她本来就没打算说出去,毕竟这对赵狗蛋也没好处,她现在可看不得赵狗蛋受欺负。

  张雪梅连忙拉住李春娥的手,说道:“春娥姐,我不会乱说的……再说,昨天我和狗蛋的事情,你不也看见了嘛……”

她知道自己应该现在直接喝止王虎,可偏偏这种感觉又让她心中生出了一种渴望,渴望着王虎更加用力的抚弄她的身体。

  这和她平时偷偷自己来的感觉可不一样,愉悦极了。

  林雅雅还是未经人事的雏儿,这种体验当然是第一次,她浑身火热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
  王虎见林雅雅的反应。

  他心中暗笑,小电影看多了果然有用,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林雅雅。

  他早就有了反应,可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林雅雅和陈芳不一样,想要真正拥有她,必须多费点心。

  想到这儿,王虎压下心中的冲动,从林雅雅的裙子中探了出来。

  “雅雅姐,我想起来来,积木被我不小心扔到床下了!”说完,他便兴致冲冲地去床下找积木,林雅雅一脸的错愕。

  她脸上还带着未退却的红润,心里阵阵空虚,而王虎竟然就这么撒手不管了。

  林雅雅脸色红到滴血,心中的害羞达到了极点,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虎,起身摔门而出。

  “真是个傻子!”回到房间,林雅雅还在生气,她坐在电脑前,身上还残留刚才的感觉,意犹未尽。

  她现在明白了,王虎就是个真傻子,到了嘴边的肉也不知道吃,不是傻子是什么?她气鼓鼓地打开一部小电影准备欣赏,看着屏幕上动人的画面,脑子里却全是她和王虎。

  林雅雅心烦意乱,干脆关了电脑,躺在床上。

  晚上,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,林雅雅彻夜难眠。

  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圆球似的东西,脸色不禁一红。

  这东西是她偷偷在网上买的,还没有用过。

  打开开关,小圆球发出了嗡嗡的声响,林雅雅害羞地将它放在了那里,(儿童智力故事)回想着今天白天王虎抚摸着她的感觉,顿时有了感觉。

  “啊……”她轻轻发出声音,满脑子都是王虎。

  林雅雅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抚摸着,幻想着是王虎正在抚摸自己。

  这让她更加有感觉,酥麻感侵袭着她的身心。

  王虎路过林雅雅的房间,突然听见她房中传来压抑的声音,心中一动。

  林雅雅竟然在自娱自乐!他心痒难耐,忍不住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倾听。

  “啊……”他脑中瞬间闪出了这样一幅画面,林雅雅躺在床上,脸色绯红,白皙的玉体微微弓起,小手在自己的那里,这不禁让他激动万分。

  他越听越难耐,干脆悄悄地推开一点门缝儿,悄悄向里面望去。

  当王虎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形,林雅雅的小脸通红,发出悦耳的声音,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他忍耐的十分难受,想象着林雅雅那模样儿,王虎恨不得直接冲进去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7441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4889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1221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562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7482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4400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4724.html

https://www.bestypromo.net/twd.aspx?3463.html